口腔

关注切牙位置、倾斜度及软组织侧貌 相关头影测量方法

作者: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 白丁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日期:2015-11-19
导读

          错(牙合)畸形的病因,除牙齿本身的发育、萌出等因素的影响以外,不少情况都不是牙齿的问题,而是各种原因导致的上、下颌骨发育不良,从而引起继发性的咬合紊乱。人类进化、颌骨体积减小,导致牙齿萌出空间不足,从而出现各种各样的牙齿错位;而牙齿错位导致的咬合异常,又可能影响了口颌肌群的正常功能发育,使上、下颌骨发育更不相匹配。这些因素互为因果,其结果便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在三维空间均有不同程度异常表现的错(牙合)畸形。正畸是一种使牙齿移动的艺术,通过将牙齿移动到一个可代偿颌骨发育异常的、使口周软组织获得硬组织支

        白丁,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正畸学系主任。任Angle正畸协会会员、中华口腔医学会正畸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华口腔医学会颌面外科专业委员会正颌学组委员、四川省口腔医学会正畸专委会主任委员、四川省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口腔医学会理事,《华西口腔医学杂志》、《中华口腔正畸学杂志》、《中国实用口腔科杂志》编委等职务。有丰富的正畸临床经验,在正畸与颜面审美、各类固定矫治术、功能矫治术、成人正畸、颞颌关节正畸治疗、正畸-正颌外科联合矫治等方面有较多研究。

        错(牙合)畸形的病因,除牙齿本身的发育、萌出等因素的影响以外,不少情况都不是牙齿的问题,而是各种原因导致的上、下颌骨发育不良,从而引起继发性的咬合紊乱。人类进化、颌骨体积减小,导致牙齿萌出空间不足,从而出现各种各样的牙齿错位;而牙齿错位导致的咬合异常,又可能影响了口颌肌群的正常功能发育,使上、下颌骨发育更不相匹配。这些因素互为因果,其结果便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在三维空间均有不同程度异常表现的错(牙合)畸形。正畸是一种使牙齿移动的艺术,通过将牙齿移动到一个可代偿颌骨发育异常的、使口周软组织获得硬组织支撑的、相对稳定的位置,来掩饰骨组织结构不调造成的颜貌不美观、上下牙列咬合不协调,取得迎合时代的、公众认可的审美要求。

        安格尔医师(Dr.Edward H.Angle)是最早开始研究正常咬合者的牙齿排列、将“”的概念引入到口腔医学中的开拓者,他指出正畸治疗的目标就是要达到正常咬合状态,后人因此而尊崇他为“现代正畸学之父”。他基于正常牙齿排列及上下颌第一磨牙咬合关系的安氏分类法(Angle Classfication)至今仍是全世界正畸医师通用的准则。Angle医师不仅研究理想,同时以希腊阿波罗神像的侧貌为模特研究了理想的面部形态,他认为只要将患者的牙齿排列到理想状态,患者的颜貌特别是面下1/3的美观就能达到理想的美观程度。这也许是众多正畸学者都将侧貌美、牙齿的矢状向移动作为关注焦点的原因。

        自1931年布劳德本特(Broadbent)和豪弗拉斯(Hofrath)介绍X线头颅侧位定位片以来,头影测量分析在口腔正畸和正颌外科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有众多的X线头影测量分析法问世,用于分析错(牙合)畸形的机制、明确诊断以及辅助制订治疗计划。由于头颅侧位片是二维的,因而传统的头影测量、近代的软组织分析都是对侧貌轮廓进行静态的分析测量,正畸医师也习惯了以患者侧貌的形态来决定治疗方案、评估矫正疗效。

        Tweed分析法

        Tweed分析法的观点

        容貌是软组织决定的,而软组织的变化又受到硬组织变化的影响。Tweed强调下中切牙的正常倾斜度(直立于基骨)对颜面美学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由此他设计了下中切牙长轴延长线、眶耳平面(FH)及下颌平面(MP)相交的三角形即Tweed三角(图1),用于确立治疗方案、评估治疗效果。Tweed对白种儿童进行统计研究后认为:当FMA为25°,IMPA为90°、FMIA为65°时,可达到颜面形态均衡协调、牙弓稳定、口腔组织健康、咀嚼功能良好。1966年Tweed又对不同FMA角度的病例要达到的FMIA目标值进行了修订。中国儿童恒牙列初期FMA为29°,FMIA为55°,IMPA为97°。

        Tweed认为FMIA65°是建立良好颜貌的条件,并将此作为矫治所追求的目标,而要达到此目标,主要依靠下中切牙位置和倾斜度的调整来实现。不同面型的理想FMIA值也不同:高角病例FMA>30°时,FMIA理想值为72°~65°;平均生长型者FMA20°~30°,FMIA为65°;水平生长型者FMA<20°,FMIA为66°~80°。

        其他思考

        有研究认为Tweed分析法有其局限性,即未考虑上下颌骨的协调关系,在某些情况下,下切牙唇舌向倾斜度的校正会加重畸形程度,如当下颌后缩时,过分强调下切牙的直立,会使上切牙过度后移,造成上下颌均后缩的“碟形面容”。因此,对下颌后缩及Ⅱ类2分类病例或处于生长发育期患者应用Tweed分析时应谨慎。

        Begg技术认为理想下切牙切缘应在AP线上(图2),以此作为矫治时决定是否需要拔牙的参考依据。中国人下切牙切缘可在AP线前2mm。

        亚历山大提出:在建立良好侧面形态的同时,尽可能使下切牙维持在矫治前的位置。例如,双颌前突的患者,下切牙前倾或前突,IMPA角偏大(大于105°),需要将下切牙垂直并内收到基骨的位置。同时他也发现,在很多病例中,IMPA角在95°~105°的范围内也能与IMPA为90°者一样保持稳定。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