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

关爱健康,远离槟榔。

作者:魔术牙医徐勇刚 来源:KQ88口腔医学网 日期:2018-03-17
导读

         槟榔,早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一级致癌物。嚼食槟榔与口腔癌的发病密切相关,在口腔医学界,这既是共识,也是真相。在槟榔之乡湖南湘潭,更是因嚼槟榔的民俗而口腔癌高发。

关键字:  口腔 | 健康 | 槟榔 

槟榔,早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一级致癌物。嚼食槟榔与口腔癌的发病密切相关,在口腔医学界,这既是共识,也是真相。在槟榔之乡湖南湘潭,更是因嚼槟榔的民俗而口腔癌高发。

 

《中国牙科研究杂志》报道:2016年以来,长沙市与槟榔相关的口腔癌病例累计有8222例,整个湖南省约2.5万例。几年前的一篇记实调查报告,《槟榔王国里的“割脸人”》,曾掀起一股抵制槟榔的阶段性小高潮。然而潮水退去后不久,在疯狂的商业营销模式下,嚼食槟榔之风席卷重来。

 

令口腔医学界更加忧虑的是,槟榔,这次已经润物细无声般地潜入全国各城市,遍地开花。作为一种具有成瘾性的软毒品,它的极速传播超乎想象。为遏止一个又一个城市沦为“湘潭第二”,让槟榔不再成为继烟草之后的又一全民公害,我以中华口腔医学会会员的身份,以现代医学的循证理念为依托,深入全面地阐述槟榔致口腔癌的医学常识。

 

为了让你身边每一个嚼食槟榔的人能够从此摒弃槟榔,我的文章将从槟榔导致的口腔癌患者的手术现场图片开始。也许只有这样,你们才有读完全文的意愿,和重建美好生活的信心。

 

 湖南省是口腔癌发病的重灾区。据统计,90%以上都与槟榔相关,超过半数以上的患者手术治疗后会因为癌症复发而死亡,五年生存率约为50%。即使手术成功,也会带来面部外形及功能的高度损害。

 

 医学研究证实,66%的咀嚼槟榔者有口腔黏膜病变,其中口腔黏膜下纤维性病变(OSF)7%,白斑占3.9%,扁平苔藓占5.2%,这些都属于癌前病变,而口腔黏膜下纤维性病变基本上可以说是咀嚼槟榔人群的早期特异性病变,发病率极高。

 

 由于槟榔纤维的摩擦造成口腔黏膜局部损伤,并且槟榔含大量具有细胞毒性的槟榔碱,会导致口腔黏膜纤维化,临床表现为口腔有烧灼感,尤其在进食刺激性食物时更为明显。大多早期出现疱,破溃后形成溃疡。有的有自发痛、口干、味觉减退。后期开口困难,不能吹口哨及吹灭蜡烛,张口受限,言语及吞咽困难。口腔黏膜变白,轻度不透明,触诊发硬,可发现纤维条索。如果发生此症后不及时阻断槟榔的摄入,任由槟榔碱的反复刺激与累积,尤其是工业化生产中为追求口感上瘾而加入的各种添加剂的协同作用,即诱发敏感人群的致癌基因突变,最终导致口腔癌的发生。

 

槟榔加烟,法力无边,形容的是一种吸食后的快感,其实,现代医学统计证明,槟榔和烟草同时作用于口腔比单食槟榔更易患口腔癌。另外,槟榔中的有害物质被身体吸收后,还可引起肝癌、食道癌、胃癌、肺癌及宫颈癌,钙、维生素B12及胆固醇代谢异常,以及影响排卵、精子活力,引起小产、不育及死婴等生殖健康异常。

 

有人会问,为什么国家不以法律介入禁止槟榔生产?其实,中华口腔医学会早就为制止槟榔进行过积极的努力,但最终未获通过,受阻理由竟然是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槟榔导致口腔癌的因果关系,争执的焦点是由于很多嚼槟榔人群没有患癌甚至未出现任何明显病变。这种反智的逻辑就如同打着毛爷爷和邓爷爷抽烟的例子以及国内大量烟民但是并没有都患肺癌的说辞来进行狡辩一样。

 

现代医学一向讲究循证,槟榔致口腔癌是在严谨的大样本对照研究基础上,通过各个槟榔大国的流行病学统计及文献汇总最终由世界卫生组织发出的权威定论,然而,国家却不能义正言辞地立法禁止槟榔,终极原因,无非是庞大的产业链利益牵涉到相关民生,传统,文化等诸多方面,网络上的一句反科普评论或许能让你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奈。     

 

更何况现代循证医学和中医的纠葛也是讳莫如深,令手执指挥棒的管理层不明方向。

 

虽然法律上不制止槟榔,但是,部分地方仍酌情出台了相关制约举措,比如,中国台湾居民吃槟榔的历史悠久,很多人因此罹患口腔癌。1997年,台湾地区将每年123日定为“槟榔防制日”,大力宣传其危害,号召民众不要再嚼槟榔。槟榔曾在福建省厦门市火过一段时间,对当地人民健康造成极大危害。1994年,厦门市政府颁发了禁止槟榔“通告”,1996年改为“禁令”,彻底禁止生产、销售和食用槟榔。这是目前为止,中国乃至世界上由地方政府针对槟榔颁发的最严“禁毒令”。但是,在湖南湘潭,却是与之背道而驰,因为槟榔已成为当地的传统与文化,是湖南食品工业的龙头和支柱,更是湘潭的“名片”,前两年《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3年实现300亿元,5年实现500亿元的目标。

 

 美国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牙医学院教授陶霖一直致力于口腔健康科普,他总结湖南近12年的口腔癌发病情况,通过流行病学观察并预测,按趋势发展,到2030年病例数在湖南将超过30万,全国可能超过100万。以每例医疗费20万元人民币保守估计,其造成的医疗负担将超过2000亿元,足以抵消槟榔产业对社会的经济贡献。翦新春教授也一直呼吁,政府要着眼未来,颁布“槟榔禁令”,全国都应该有所行动。如果不能迅速实施政府禁令,应立即推进关于槟榔的公众教育,加大对口腔癌的科普力度,禁止一切槟榔广告。他不希望看到其他城市都走上湘潭的“先污染后治理”这条不归路并且在各方矛盾的激烈对抗中看不到光明。

 

 从目前的槟榔流行现状来看,湖南湘潭独占鳌头。湖南人槟榔咀嚼率达38.42%,小至3岁,大至71岁都会嚼槟榔。当地人见面打招呼不是递烟而是递槟榔,因长期嚼食槟榔而造成的黑牙齿随处可见。       

 作为中国地方卫视中的一枝独秀,湖南卫视在槟榔的全国播散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常年的商业广告促销成为特色。而今年,湖南卫视无论是春晚还是元宵晚会,槟榔的广告更是时时跃现荧屏,在元宵喜乐会上,这种营销已达极致,我最热衷的魔术也开始为槟榔量身打造。

 

喜欢尝鲜是年轻人的特点,其实很多人第一次接触槟榔体验并不好,嚼过之后,先是感觉头晕,胸闷,紧接着就是心跳加快,一股锁的感觉令人几乎要打120,难受至极很多人会发誓今生再也不嚼槟榔。但是年轻人的好奇心,不服输以及从众的群集效应,让他们又开始第二次第三次,逐渐成瘾而沦为槟榔的忠实客。近些年这种软毒品在全国各地广泛传播开来,孝感也不例外。

 

口腔黏膜下纤维化OSF,以下简称),是嚼食槟榔的特异性疾病,属于癌前病变。二十年前,我刚到口腔科上班,最初几年一例OSF也未接诊到过。大约2004年,我接触了第一例OSF,有嚼槟榔习惯,是湖南湘潭人,在孝感工作。而后每年都会接诊12例,病例很少,而且出奇的全部是湘潭人,那时给我的印象认为OSF其实是个地方病。但是在大约六年前,这个印象开始转变,因为我接触到本地的第一位OSF,一个爱嚼槟榔的大学生。接下来几年陆陆续续的接诊到本地的OSF,而现在几乎每个月都能接诊几例,频率越来越高,几乎都是本地男性年轻人,无一例外地嚼槟榔。我预感到趋势不妙,联系了本地电视台的记者,做了一期调查节目并进行科普。很巧的是,那位记者自己也嚼槟榔,因此他对节目非常的上心,记者通过深入走访,发现本地的众多超市,学校周边甚至人群集中的小区均有售槟榔,据说生意不错,年轻人比较偏好。令我意外的是,在我工作的医院内部便民小超市,同样也有售,在他们的眼里,那就是一种爽口的食品而已。

 

其实我在和OSF患者沟通中了解到,他们在患病之前,没有一个人认识到槟榔的危害,都是看到身边的朋友在嚼槟榔就去尝试,多试了几次就上瘾了。但是槟榔的成瘾性并不象毒品那么严重,想戒掉也不是特别困难,他们认清了槟榔的危害后都能彻底地戒掉并不再复食,虽然经过治疗后口腔粘膜病变恢复比较缓慢,但是毕竟避免了病情的发展与恶化,多半是会最终康复的。一旦OSF向口腔癌突变,预后将变得非常差,因此早期干预阻断病变发展显得极其重要。然而我们也发觉一个无奈的现状,更多的槟榔客却完全抵制这种医学科普。一位OSF患者把我们的槟榔致癌科普发到了槟榔爱好者微信群里想唤醒他们,立马就被踢出去了。

 

到目前为止,全国已经有数百万例OSF患者,他们并非一个个都顽固不化,多半已经或者正在接受治疗并远离了槟榔。在网络上,在贴吧里,有成千上万的OSF患者在倾诉,在交流,在搜索,在询问治疗方案和预后,言语中无不流露着焦虑,恐惧与后悔。你可以深切体会到“癌前病变”的压力对于他们的生活和精神状态的影响。互联网给了所有人接受知识与更新意识的机会,但最关键的,是在纷繁复杂的网络环境,利益趋向以及舆论导向中找到最科学的观念。根据临床病例观察,如果早早地戒掉槟榔对症治疗,OSF患者大概率是会完全康复的。

 

文章读到这里,你应该开始轻松下来了吧,那就再回到开头的几张手术图片吧,然后告诉你身边的槟榔友们,告诉他们你所知道的一切。也许,他们会感激你一辈子!

 

相对于每年几百亿的产业,我们口腔大夫的声音显得那么微弱,也许我们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那么请允许我先定一个小目标:期望早日在槟榔的外包装上显赫地标注上“槟榔有害健康”字样,本着对全民健康负责的态度,那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

 

远离槟榔,关爱健康,谢谢!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