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

难忘的记忆 纪念Brånemark教授

作者:中华口腔医学会 王兴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口腔 日期:2015-10-26
导读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现代口腔种植学的奠基者,现代口腔种植事业的开拓者,一个对中国怀有特殊感情的老人,于2014年12月20日离开了我们。我们没有资格评价他对人类健康事业的贡献,对口腔医学发展的贡献。但是他的名字将永远留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中,世界口腔医学的发展历史将永远镌刻着他的名字!

关键字:  纪念 | Brånemark教授 

        图 Brånemark教授离京前,与王兴教授的“珍贵”合影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现代口腔种植学的奠基者,现代口腔种植事业的开拓者,一个对中国怀有特殊感情的老人,于2014年12月20日离开了我们。我们没有资格评价他对人类健康事业的贡献,对口腔医学发展的贡献。但是他的名字将永远留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中,世界口腔医学的发展历史将永远镌刻着他的名字!

        初次接触——悟大师风采

        2000年,Brånemark教授曾经到我国访问,那是由德国精粹出版集团哈塞(Hasse)先生邀请教授来北京参加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学术大会,也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对中国的访问。

        大会开幕当天上午,我们600余名中国口腔种植学人有幸聆听了大师3个多小时的精彩报告。他从创立骨结合理论讲到他的第一个口腔种植病例。从钛金属种植体的应用发展,讲到他完成的一系列口腔颌面部器官缺损缺失的种植赝复体修复。

        大师激情洋溢的报告不仅让我们大开眼界,而且让我见识了一位国际大师做学问、作报告的风采。此后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我有幸参与大师的接待工作,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首次破例——显一往情深

        大会当晚举行了欢迎晚会和晚宴,还邀请了一些知名演员进行文艺表演。晚会开始之前,摆在主桌最中央的座位是留给他老人家的,但迟迟见不到老人家的身影,作为晚会主持人,我请教同样作为嘉宾的斯佩克曼(Speikemann)教授,我们是否再等一会,等待他老人家的到来。然而Speikemann教授告诉我,你太不了解他了,我陪同他到过许多国家,他从来不参加这样的晚会和晚宴,他只参加学术活动,其他都是他自己安排,你们也不用考虑他的用餐等。这样我就宣布晚会开始。就在晚会刚刚开始,教授和他夫人却出现在宴会厅门口,我一时不知所措,急忙宣布欢迎Brånemark教授出席晚会。事后我和Speikemann教授开玩笑地说,您给了我一个错误的信息,你说他不会来,结果他来了。没想到Speikemann教授告诉我,过去他真的是这样,谁知道他到了中国一切都改变了呢。由此联想到他多次邀请中国学者到他那里学习、访问,北大的陈波教授和上海九院的黄伟教授就曾先后到他瑞典和巴西工作的地方进行学习访问,而且由他承担了所有费用。

        赵铱民校长告诉我,在他和教授联系四医大口腔博物馆收藏他老人家的一系列纪念品的过程中,更是感受到他对中国、对中国口腔界的一份特殊感情。他把自己从事骨结合研究的所有用品、著述,都捐赠给了四医大中国口腔医学博物馆。在我参观这些展品时,我还意外地发现,这些捐赠的展品中,竟包括了他第一次访问中国时所穿戴的衣物。这些展品有一千多件。据说世界各国的口腔博物馆都希望能够收藏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展品,然而教授悉数将它们捐赠给了四医大,捐赠给了中国。可见教授对中国、对中国口腔医学界的一往情深!

        难忘瞬间——忆大爱慈怀

        在Brånemark教授这次中国访问中,还有一些有趣的小故事也令人难以忘记。

        就在那天晚宴将要结束时,许多中国口腔种植同行找到我,希望和教授合影留念。我很为难,一方面理解大家的这种心情,我自己何尝不想有这样一个机会呢,但是考虑到老人家当年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又整整劳累了一天,怕因照相的人太多影响他的健康,因此犹豫不决。但又不想让我的中国同行失望,我试探着征求老人家的意见,能不能和中国同事照相。我想和老人家开个玩笑,把气氛弄得轻松一点,我是这样说的:“Brånemark教授,一些漂亮的中国小姑娘、小伙子想和您照个像,不知您能否答应?”,一句这样的玩笑话,老人家抬起头,给了让我惊喜的答复,“他们在哪里?”,我说“您看都在您身边”。于是许多中国同道有了一个和大师合影的机会,我相信,这些合影成了许多中国同道此生最珍贵的纪念。

        第三天上午一大早要送教授夫妇去机场,我早早赶到友谊宾馆贵宾楼门口等他,就在他即将上车的时候,我鼓足勇气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我说:“Brånemark教授,许多我的中国同事都和您照了像,可是您忘记了和一个很重要的人合影。”老人家不解地问道,“你没有告诉我呀?我也不知道哪个是重要的人呀?”,我笑嘻嘻地说,那个人就是我呀!老人家摊开双手,对我说,“你看,我把衣服照相机都打包在箱子里了,我穿着这样的衣服,怎么照相呢?”,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又和老人家开了个玩笑,我说:“教授,难道您的衣服比您的人更重要吗?我只和您合影,不在乎您穿什么样的衣服”,于是有了老人家和我的一张珍贵合影。他把巨人般的手臂紧紧地楼在我的左肩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坚定地注视着前方。这张照片,我一直把它挂在我办公室抬头就可以看到的地方,好像总在和大师对话,总在接受他老人家的教导!

        在他访问北京期间,我们还曾在北大口腔医院附近一家川菜馆宴请他和夫人,没有想到他对辣味十足的中国川菜也颇为欣赏,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许在他的中国之行中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因此才显得如此包容,似乎一切都与他访问其他国家有所不同。

        特别关注——存深厚情感

        还有一次,我和林野教授受诺伊卡梅(Neucame)教授的邀请,赴德国埃尔朗根(Erlangen)大学牙科学院参加一个牵引成骨与正颌外科争议的专题研讨会,我被安排了一个大会专题报告(45分钟)。当报告开始之后,我意外的发现教授一本正经的坐在台下第五排的中间,顿时我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好在我们一大堆的病例展示帮了我的忙,总算把这个报告应付下来。

        更出乎意料的是,等我一结束,教授就站起来提问题,因为我的紧张、英语水平不高加上他的语速很快,我只好走到靠近他的地方,希望他重复一遍他的问题。事实上,他问的什么问题我已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平生从未有过的紧张弄得我满头大汗,十分狼狈。事后我给大会主席也是我们多年的好朋友Neucame教授说,Brånemark教授来,您怎么不告诉我呢?没有想到,他的回答更让我吃惊,他说Brånemark教授是我们欧洲学术界的皇帝,他的行程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他今天来我也不知道。

        事实上他也只听了我一个报告就离开了。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是老人家的巧遇还是…?在送老人家离开会场的途中,多个国家的许多同行都希望和老人家留影,老人家也只和中国同事合了影就匆匆离开了。回想起和这位国际公认的现代口腔种植创始人的短暂接触,我们已经为大师的风范所折服,更感念他对中国的一份特殊感情。中国口腔医学工作者,特别是中国口腔种植界的同道们将永远感谢他的中国之行!感谢他对中国的关注和一往情深!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