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

怀念一位伟大的科学家 林野教授忆“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Brånemark教授

作者:郝帅 采写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口腔 日期:2015-10-26
导读

         为了协助推动我国口腔种植事业的发展,“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布仑马克(Brånemark )教授曾于2000年来我国讲学,这也是Brånemark教授唯一一次在华夏大地亲自向中国口腔同仁们讲授种植的理论与发展。时值Brånemark 教授逝世近一周年,虽斯人已去,但他与中国医师的交流、站在讲台上的身姿仍使亲耳聆听到大师教诲的医师们难以忘怀。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种植科林野教授在2000年第一届北京口腔种植会议中担任了Brrånemark 教授的翻译并结下深厚友谊,通过他的亲身经历与追忆,或许大家能进一步了解

关键字:  Brånemark | 布仑马克 

        编者按:为了协助推动我国口腔种植事业的发展,“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布仑马克(Brånemark )教授曾于2000年来我国讲学,这也是Brånemark教授唯一一次在华夏大地亲自向中国口腔同仁们讲授种植的理论与发展。时值Brånemark 教授逝世近一周年,虽斯人已去,但他与中国医师的交流、站在讲台上的身姿仍使亲耳聆听到大师教诲的医师们难以忘怀。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种植科林野教授在2000年第一届北京口腔种植会议中担任了Brånemark 教授的翻译并结下深厚友谊,通过他的亲身经历与追忆,或许大家能进一步了解“大师之举”,体悟“大师之心”。

        初识种植

        在1990年到德国留学前,受国内条件所限,我并不了解种植手术与种植修复,更不知道在国际上种植技术的应用――从所需的配套工具,到种植体,再到种植的各项技术,都已发展得较为成熟。我所在的科隆大学的科室应用种植技术已长达十余年,值得一提的是,那里当时使用的就是Brånemark 种植体。

        从种植技术为患者带来的疗效,以及患者对该技术带来的生活质量改善的无限感激中,都能体会到这是一个造福于患者且已成熟的医疗技术。这些也都使我感到十分震撼,并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引入国内的技术。所以,我在德国时花了大量时间学习口腔种植技术,只要是种植相关的学习班、培训或学术会议我都会找机会参加、学习,五年间我大约共参加了20余次种植相关的培训,也听过Brånemark 教授的讲座。

        种植技术与中国

        1995年,受张震康教授邀请,我回国工作。当时,我国口腔医学界的同仁们对口腔种植已有一些初步的尝试工作,但当代口腔种植学的理念仍未被系统地介绍到国内。尽管回国后我所在的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也对这一技术进行了宣传与培训,但对于一个新兴的技术,我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

        学术会议常常作为学科发展的催化剂,其可以在短时间内展现学者与临床工作者几十年累积的工作经验与知识。王兴教授曾提出“在口腔种植学,我们起步较晚,但是可不可以起点高一些呢?”为了推动口腔种植学在国内能够健康、迅速发展,我们决定在国内举办一次大型种植学术会议,邀请国际知名专家协助推动中国口腔种植发展。考虑到正是从Brånemark教授的基础试验、临床研究等一系列学术成果出现后,口腔种植才被公认成为一门学科,而Brånemark 教授也被称为“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我们想,如果能请到Brånemark教授来为国人作学术报告,这对中国口腔种植学来说影响必将是巨大的。

        Brånemark 教授与中国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当我们通过德国精粹(Quintessense)出版社的总裁找到并邀请Brånemark 教授来中国讲学时,已有70岁高龄的Brånemark 教授欣然答应。后来我才了解到这是因为Brånemark教授一直对发展中国家种植技术的推广非常关切,他一直抱有“使全人类都能受益于当代种植技术”的大爱之心。

        Brånemark 教授来到中国后,为国内口腔界的同仁们做了一次长达3小时的精彩演讲,他将如何从偶然的现象中获得发现,然后进一步研究,并进而转化至临床应用造福于人类的完整故事进行了淋漓尽致地阐述,同时也介绍了义肢、赝复体等。整场讲座一字一字之严谨,一步一步以试验来证实,使当时作为翻译的我深有感触,也使参会同仁们近距离地接受了最具有科学性的种植技术。由于当时在我国,很多人对口腔种植技术仍抱有怀疑态度,而Brånemark 教授来讲学后,中国口腔种植的局面便一下被打开。

        除了对骨结合等种植基础理论的讲解,Brånemark 教授还对口腔种植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了展望,其思想之超前,观点之前瞻,也使我们受益良多。Brånemark 教授当时提出的“骨感知”的概念,也是随后几年的热门研究方向;Brånemark 教授提出的一系列具有前瞻性的观点包括斜行种植体、无牙颌患者的即刻种植与即刻负重(Novum,即在下颌颏孔间植入3颗种植体)等。

        对于中国口腔种植的发展,Brånemark 教授一直很关心,在遇到我时他也会询问我中国口腔种植发展的近况。他曾提到中国的牙周病患者与无牙颌患者较多,即刻种植与即刻修复应该是一个发展方向,能够给广大中国患者带来福音;但他强调,上述治疗的技术含量较高,必须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进行。Brånemark 教授相信,中国的种植学发展一定会取得成功,而如今,我国的种植发展趋势正如Brånemark教授所言。

        Brånemark 教授其人

        从Brånemark 教授的研究历程与方向我们可以感受到这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他从研究伊始,便心系如何将研究成果转化应用于临床从而造福人类,而不仅仅是将结果限制在实验室中。Brånemark 教授自始至终都对改善发展中国家人民口腔健康抱有强烈的愿望,他心怀悲悯、同情之心,并为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使用自己的积蓄在巴西创建Brånemark种植中心为当地提供慈善医疗服务,以及免费接收发展中国家年轻医师进行种植技术培训等。作为“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两度被提名诺贝尔奖的专家,Brånemark教授为人却是相当和蔼、谦逊,他善待每一位同仁与每一位患者。

        从Brrånemark教授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伟大科学家的样子,他的大爱让我们懂得了要有“为造福人类而奋斗”的坚定信仰;他坚持探索的一生让我们懂得了要坚守学术、坚守职业;他的研究经历让我们懂得了要勇于创新、崇尚创新。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