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

追忆Brånemark教授

作者: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李德华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口腔 日期:2015-10-26
导读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的离开已成事实。我曾有幸聆听大师教诲,每念及此,不胜唏嘘。一位睿智、学问深湛、具有巨大人格力量的老人离去了。我们怀念大师,我们怀念大师的为人、处事、治学,我们更怀念大师的精神。

关键字:  追忆 | Brånemark | 教授 

        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的离开已成事实。我曾有幸聆听大师教诲,每念及此,不胜唏嘘。一位睿智、学问深湛、具有巨大人格力量的老人离去了。我们怀念大师,我们怀念大师的为人、处事、治学,我们更怀念大师的精神。

        Brånemark教授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位伟大的科学家,他拥有超凡的洞察力和科学思辨凡。

        他坚守科学的严谨和真实,顶着来自学术界巨大的阻力,通过20余年潜心研究创立了骨结合理论,终于打破之前科学界一致固守的外来异物终将被人体所排斥的观点,确立了口腔种植的学科方向,被公认为现代口腔种植学的奠基人。

        他具有“举一反三,学以致用”的创新精神,从小处破题而得其大端。他将钛的骨结合理论创造性地应用于缺牙修复,从而成就了我们人类的第三副牙齿。这一卓越成果也被其应用于颅颌面赝复体和义肢的固位,为颅颌面缺损、肢体缺损修复带来了一场技术革命。

        Brånemark教授是一位卓越的大医学家位卓越的大医学家,他待患如亲,心怀天下。

        他创造的口腔种植技术、牙种植体系统造福了千百万缺牙患者。“倾听病人心声,切实承担起责任”(Listen to your patient and be responsible)是他临终前给我们的嘱托。在晚年,他还出资在巴西相对落后城市包鲁(Bauru)创建了一所慈善医院,专门免费救治严重颅面畸形的穷困患者。这个医院从楼房设计、工程施工、设备采购到人员工资、器材成本均由他个人承担。这样永不倦怠的奉献是怎样的悲悯慈爱的情怀。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在我心目中,Brånemark教授更是一位可亲可敬、慈祥的老人和长者。

        2012年我有幸陪同赵铱民校长到他家里应邀访问,和Brånemark教授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在去时的路上我充满期待又略带紧张,有种朝圣的感觉。Brånemark教授是医学神殿上的巨人,众人皆仰视他的威名。我一直想象着以他的声望和成就,一定是住在豪宅阔院。而且他曾斥巨资创办慈善医院,一定家境优渥。然而,生活中他的家却和其他瑞典人没有任何区别,简单普通的房屋,干净整洁的布局。唯一让人过目不忘的就是家里充满着各种辉煌的印记,这不由的使我肃然起敬。

        进门之后,老人家亲切的问候,轻松、诙谐的话语,顿时消除了我之前的局促,让我感受到Brånemark教授那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师般的亲切。

        一位医学巨匠从此陨落,他活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科学旅程之上,让世人永远铭记难忘。他的光芒曾照耀在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拉丁美洲的巴塔利亚河畔,也曾照耀在位于黄河流域中部的西安古城。上个世纪中叶由他开创的口腔种植技术目前已成为口腔医学领域不可或缺的临床治疗方案,为广大患者带来福音。

        我们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在80年代首次派团队去瑞典Brånemark中心学习,将种植的火种带回中国,成为我国口腔种植的领跑者。经过之后30年的努力,Brånemark教授的思想和成果在中国发扬光大,我们的种植团队也逐步发展壮大。我们由早期的种植课题组发展成为独立建制的种植科;由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科发展成为一个具有一定国际影响的特色科室。在当今国内口腔种植沸沸扬扬的大环境下,我们依然坚守着从Brånemark教授那里所秉承的严谨、创新之路,创造着属于我们自己的学科辉煌。

        我为Br教授的离世感到悲痛;为过去与Br教授的交往感到荣幸;为肩负发展口腔种植使命而感到自豪和压力。故人已去,音容永存,请让我们从大师手中接过种植医学事业,并注入我们的智慧和力量,努力开拓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谨以此文表达我对Br教授的深切哀悼。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