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

大爱无疆——纪念Brånemark教授

作者: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 陈波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口腔 日期:2015-10-27
导读

         北京初见 2000年的金秋时节,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大会上,布仑马克(Brnemark)教授三个多小时的演讲,不仅仅是一场科学的盛宴,而且是一段神奇之旅:从钛金属特性的发现,到骨结合理论的创立;从第一个接受骨内钛种植体的口腔种植病例,到骨结合在颌面器官缺损缺失患者赝复体中甚至义肢中的应用。 即便今日,拜读Brnemark教授的著作《The Osseointegration Book-from

        北京初见

        2000年的金秋时节,第一次北京国际口腔种植大会上,布仑马克(Brånemark)教授三个多小时的演讲,不仅仅是一场科学的盛宴,而且是一段神奇之旅:从钛金属特性的发现,到骨结合理论的创立;从第一个接受骨内钛种植体的口腔种植病例,到骨结合在颌面器官缺损缺失患者赝复体中甚至义肢中的应用。

        即便今日,拜读Brånemark教授的著作《The Osseointegration Book-from calvarium to calcaneus》(2005年德国精粹出版集团),仍然会令人有嘴巴要张大的惊叹感,更何况那时我刚刚结束颌面外科学业不久。

        会后短暂逗留的日子里,教授显示出对中国特别的热情。走下讲坛,与我们面对面的“现代口腔种植学之父”,平易近人,尤其是对周围的普通人,没有一丝架子。

        陪同教授参观时,在了解我的教育背景之后,他问起与专业似乎无关的问题,“你的父母今年多大年纪?他们生活得快乐吗?他们对生活的变化感到满意吗?”对于这些问题,我如实回答。与大师的初次接触会有这样家常的话题,其实是有些意外的。后来,我明白,教授关注的是中国普通百姓的生活质量。

        瑞典哥德堡学习

        一年之后的2001年秋季,应教授的邀请,我和上海九院的黄伟医生,赴瑞典哥德堡Brånemark骨结合中心参观学习。

        之前能够有机会到教授的骨结合中心学习的医生,除了日本,多是来自西方国家,通常需自行承担费用。而这次,教授为两位年轻的中国医生承担了全程费用,还专门为我们两人准备了丰富的学习内容。

        在学习期间,我们不仅了解了骨结合的创立过程,而且通过一件件的历史性原件和模型,了解种植修复技术的发展。这段时间真实而又梦幻。我们观看被称为颅颌面修复艺术家的硅橡胶赝复体制作;参观骨内种植体固位的义肢修复患者的日常维护。还见到了第一位口腔种植修复的患者,一位非常绅士的下颌无牙颌男性患者,他展示出的自信与风采,是教授希望我们领略到的种植治疗对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变。教授为我们讲述倾斜种植体的生物力学测试,特意安排了颧骨种植体以及下颌无牙颌Novum teeth in-one-day的workshop培训和手术观摩。之后亲自检查我们的颧骨种植体操作模型,并赠送了全套颧骨种植器械,这套器械我仍在使用。

        他希望尽可能多的患者能够得到功能良好、经济而又尽可能创伤小的即刻种植修复治疗。

        骨结合40年庆祝大会

        2005年的秋天,骨结合40年庆祝大会(World Celebration-40 Years of Osseointegration)在巴西圣保罗召开。我和黄伟医生接到了大会演讲的邀请,身为年轻医生,虽然倍感荣幸,但压力巨大。那时我进入种植领域只有五年的时间,而此次庆祝大会规模宏大,云集了诸多知名讲师。我不知能否对得起教授的教诲与信任,心中的忐忑可想而知。在张震康教授、王兴教授以及林野教授的支持下,我向国际同行们展示了我们在种植领域的工作。演讲结束后,迎接我们的是Brånemark教授热情的拥抱与祝贺。

        按照之前的邀请,我们会在之后揭幕的BauruBr骨结合中心工作学习一段时间,为这个以慈善为目的的医疗中心担当志愿者,主要的医治对象是无牙颌患者以及颅颌面器官缺损缺失的患者。中心最初的运转启动较慢,我们就有了较多的时间与教授一起讨论复杂病例的治疗设计。对于如何通过可能的剩余组织进行骨内种植体支持的修复,如何能为患者提供经济上可承担的治疗,如何改善患者生活质量的思考,似乎是教授关注的永恒主题。同时,对于中国,教授一如既往地充满了特殊的感情和一份期待。

        此时,与教授较多时间的接触,我看到了时不时会对周围人露出诙谐笑容的教授。而他面对患者时的微笑,慈爱中包含的悲悯,在自然真诚中流露。

        Brånemark科学研讨会上的相见

        Brånemark2009年,Brånemark科学研讨会(Brånemark Scientific Symposium)在瑞典哥德堡召开,主题即是“骨结合及相关治疗模式:对未来的展望、患者生活质量与治疗的简化”(Osseointegration and related treatment modalities:future perspective,quality of life and treatments implification)。林野教授和我应邀作了专题演讲。会后我多呆了一日,Brånemark教授和夫人Barbro邀请我去哥德堡的家中做客。那是位于市郊的一个普通民宅,面积也不大。房间里除了教授无数奖项中的一部分以及处处可见的艺术画作,陈设简单整洁。他们已把很多积蓄捐献给了巴西Bauru的Brånemark骨结合中心,用于其运营和患者治疗。同往常一样,Barbro在繁忙的事务之余,自己承担了大部分的家务。而此时已80岁的老人家,其实因长期患病,行动已不很自如,但精神非常饱满,尤其是谈起他对于手指缺失患者的种植修复设想以及“骨感知”概念时。

        能把教授拉回到休闲状态的是美食和音乐。在音乐的世界中,他可以浑然忘我。

        此后,在老人家去世之前,我再次去他在哥德堡的家中看望,给老人家包饺子。他不喜欢吃蔬菜,常常像孩子一般耸肩皱眉,拒绝蔬菜尤其是西红柿。可是他对肉菜混合的饺子格外喜欢,也特别喜欢观看饺子的制作过程。这可能是教授对中国文化钟爱的一种表达吧。

        老人家已经不能独立行走,但思维清晰,眼中的光芒依旧。那里有执著的梦想和永不停止的探索与追求。

        在又一个北京的金秋写下这篇纪念,只是心中永存的记忆中的点滴。在人们的心中,有些记忆,不会被岁月的长河磨平冲淡。在Brånemark教授身上,我亲身感受到了大爱无疆、大爱永恒。

        “Implant is not only something material,it is the way by which we give that makes a life”(P-IBrånemark)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